咳咳咳咳咳咳咳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pocket

在街上看到女子,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「那個好恐龍」,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「妳不要沒化妝就跑出去嚇人」。讀到女子遭遇各式騷擾的新聞,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「女生出去就是自己要小心嘛」,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「妳不要穿這樣出去我是為妳好」。

會這麼說的人大多真的認為自己沒有惡意,但仔細想想會發現這類說法表示「我希望妳(的外表)要符合我的標準」,而「我的標準」其實是個「依我高興」的標準──妳要穿得讓我覺得夠美夠辣,如果我覺得妳醜得礙眼那是妳的錯,但如果有人對妳毛手毛腳那就是妳不該穿得太美太辣,害人家心生歹念那還是妳的錯。

要符合這種標準也太累人了。話說回來,人家幹嘛要設法符合我的這種標準啊?

但這種狀況真的很常見,常見到不會讓人察覺箇中有什麼不大對勁。那些提出真知灼見「女生自己要小心」以及良心建議「我是為妳好」的人不見得是男性,常常也有女性。

所以這不見得是因為性別歧視而生出來的東西。它更接近一種結構式的、父權式的、認為女性應當符合某種框架的強制力量,而且這力量理論上沒把女性當成一個自主個體,而是個「應該為了符合標準而存在好讓我開心」的某物。而倘若這種很多人已經習以為常的強制力量結合性別歧視,就很容易生出更大的扭曲。

許多對女性的壓迫,甚至對女性的過度迷戀及推崇,都與這種心態有關;有的時候這會造成犯罪事件,但有的時候它就溶在日常當中,女性朋友不時碰到,看著持這說法的對方一臉關心,尷尬地笑笑,覺得算了吧就是件小事沒什麼值得特別講的,又覺得講一下吧讓那人知道這麼說到底有什麼不對,然後又覺得喔該死的到底要怎麼講才能講得讓那人明白?

或許就讓那人讀一下《女神自助餐》吧。

劉芷妤寫的就是這樣日常的情況。故事裡的情節,不是像南韓「N號房」那種明顯的、令人不快的犯罪事件,但這些女性常會遇上的日常,根柢其實與犯罪事件相同。更討厭的是,就因為這些日常沒有犯罪事件那麼明顯,所以遇上的女性,周遭的人也常會覺得「這沒什麼嘛不要大驚小怪」,不知不覺間,這種想要輕鬆帶過的態度,就摧毀了本應提供的支持。

倒也不是說女性太容易受傷所以大家都該小心翼翼,她們太常遇上這種事了,其實超乎想像的相當勇健。但禁得住不代表她們就活該被傷害。

女神自助餐》除了小說本身的閱讀樂趣,也能協助我們直視女性的處境、感受及同理她們究竟面對著什麼,而這些思索,其實可以避免自己在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況下一直幹愚蠢的惡事。

而且可以讓自己,變成一個更像人的人。

你可能會喜歡